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2018年全国滑翔伞定点联赛在广西举行 近50名高手上演空中传奇

  钦州11月7日电(陈燕)碧海蓝天,一“伞”当先,高空俯瞰,众山皆小。2018年全国滑翔伞定点联赛(广西钦州站)7日在广西钦州市大寺镇的望海岭国际滑翔伞基地开赛。来自国内近50名滑翔伞运动员齐聚于此,展翅于天,尽显英姿。

图为参赛选手在空中滑翔。 陆敏 摄图为参赛选手在空中滑翔。 陆敏 摄

  2018全国滑翔伞定点联赛是目前国内最高级别的航空赛事,已于6月份开始,至11月结束,共举办贵州息烽、甘肃永靖、浙江武义、广西钦州、湖北荆门五站联赛。五站联赛总积分排名优胜者将入选2019年国家滑翔伞定点集训队。此次广西钦州站是本届全国滑翔伞定点联赛的第四站。

图为参赛选手在空中滑翔。 陆敏 摄图为参赛选手在空中滑翔。 陆敏 摄

  滑翔伞定点赛又称精准降落赛、打靶赛,比的是飞行员降落时第一落点距离靶心的距离。

  当天比赛中,升伞、助跑、起跳,运动员们从滑翔伞飞行基地起飞点远离地面飞向天空,为观众献上一场精彩的“空中大比武”。站在起飞点举目远眺,这些五颜六色的滑翔伞犹如一朵朵色彩斑斓的“云朵”随风飘动。

图为迷人的田园景色。 谢勇云 摄图为迷人的田园景色。 谢勇云 摄

  来自广西南宁的参赛选手邓林冲称,在这里比赛,可以飞过舒缓起伏的山坡,也可以望见远在几十公里外的茅尾海,这是一个完全与众不同的看山看海看田园的新视觉。

  来自浙江滑翔伞运动员王宏吉说,滑翔伞运动已逐渐成为广大航空运动爱好者向往、追求和迷恋的体育项目,他自己飞行了十余年。他说,此次比赛地山比较高,空气很好,比较适合飞行,他们对比赛很有信心。此前他在杭州、湖北等地比赛,均取得不错的成绩。

图为迷人的景色。 谢勇云 摄图为迷人的景色。 谢勇云 摄

  此次赛事举办地——大寺镇是中国华南片区、广西唯一的“飞翔小镇”,起飞场位于望海岭山顶最高处,高480米,登高可望海。当地气候条件非常适宜滑翔伞飞行,一年可飞行天数达300多天。经过两年的建设和测试飞行,望海岭已成为成熟飞行场地。

  广西钦州市钦北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区长陆智表示,近两年来,当地通过一系列这类赛事培育出独具特色的本地体育产业,让更多人了解滑翔伞运动,释放低空领域巨大的消费潜能,以此拉动周边区域配套服务业。同时,这个项目也为当地打造康体运动和文旅融合发展的特色强区填补一个空白。

  滑翔伞运动目前是最时尚、最休闲的航空运动之一,也是一项国际性的航空体育赛事,已列入2018年亚运会的比赛项目。(完)

原标题:朝鲜一工人氢弹试验当天得子 为儿取名“最强国”

朝鲜宣布氢弹试验成功的当天,平壤一名工人喜得贵子,并为其子起名谐音为“最强国”以示纪念。

“今日朝鲜”报道称,金钟泰电力机车厂工人崔浩林于1月6日当天喜得贵子,在他得知朝鲜氢弹试验成功的消息后,便给自己的儿子起名为“崔强国”,其谐音为“最强国”(韩文中“崔”与“最”同音)。

崔浩林表示:“我们国家现在已经是堂堂正正的拥核国家了,为庆祝这一令人高兴的事,我给儿子起了这个名字。”他还表示;“日后要是有了女儿,就给女儿起名为‘崔文明’(谐音‘最文明’)。”

媒体对于新加坡的批评,非不想也,乃不敢也。之所以不敢,是因为李光耀从他执政起,就开始了和媒体孜孜不倦的斗争。而剑桥大学毕业,在英国拿到律师执照的他,从来不靠嘴巴斗争,而是在法庭上、禁令中,让媒体付出惨痛代价。

没想到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群,因为“1%”聚在了一起,构成了梦时代的新寓言。传媒人肖锋不无幽默地说,前一个1%不一定想要中国籍,后一个1%想要中国籍而不得。幽默的背后有现实。两个1%的人群虽然各异,但它们之间可以流动。

为人处世,正心非常重要。心不正出来混,害人害己是早晚的事情。希望黄安通过这些经历,端正心态,正人先正己,逐渐成熟起来。果真如此,内地这么大,钱还是有的赚的。相反,多行不义,自毙不远矣。

按说经济应该发展迅猛,10%增长没有任何问题。很可惜,GDP“破七”,失去的财富可谓天量。这背后的制度性束缚,成为迫等解决的问题。如果“新常态”成为惯性,拉美化成为现实,我们失去的恐怕就不只是财富了。

来源:中国之声

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500亿美元清单,中国做出“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贸易反制,三天后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发文欲对华总额千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可能性正在加大。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将重击全球产业及经济增长,二战后建立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恐将迎来最危险时刻。

全球多边自由贸易体系恐将迎来最危险时刻

美国“贸易逆差”问题由来已久。

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商品贸易逆差就在不断扩大。

其过程,实际上是美国经济不断从第二产业转向第三产业,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去驱动,以及全球分工深化、内部逐渐失去竞争优势的产业不断向国外转移的结果。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国内传统经济面临更大的全球新产业和新技术竞争,劳动生产率提升速度放缓,积累的内部矛盾使得美国等西方国家将更多矛头指向所谓的“全球化”。

就全球价值链分工而言,美国在全球价值链的高端,进口第三国的中间产品较少;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包含相当比例的中间投入品,中国从第三国进口中间产品形成贸易逆差,再向美国出口最终产品形成顺差,因此背负了其他其他国家对中国的顺差,并转化为中国对美的顺差。

美国无视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全球正面临以特朗普政府强硬的进攻型贸易政策和资源要素流动壁垒为特征的“强劲逆风”,二战后建立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恐将迎来最危险时刻。

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将重击全球产业及经济增长

从当前及未来态势看,一旦以“美国为中心”的贸易战开打,引发中国“同等规模、同等力度”征收报复性关税,其他贸易伙伴也被动或主动跟进,那么不可避免拉开“全球贸易战”序幕。

美国“301制裁”清单中的电子机械、通信设备都是全球价值链产品。美国、日本、韩国……所有供应链上的国家都要受影响。根据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报告,若美国对中国进口减少10%,韩国对中国出口额将一并减少282.6亿美元(30.4925万亿韩元)。韩国对中国出口额减幅相当于去年对中出口额(1421.2亿美元)的19.9%,约为去年出口总额(5736.9亿美元)的4.9%。其中电器装备、IT等产业将相对受到较大冲击,分别减少109.2亿美元与56亿美元。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结果,若中美爆发贸易战估计到2020年,全球贸易可能比基准情形低3.7%。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最早今年就将显现。

事实上,风险正在向全球蔓延,中美贸易冲突升级进一步加剧爆发“全球贸易战”风险的可能性。预计未来数年,全球贸易复苏可持续性与经济增长幅度将受到抑制,全球产业发展也将迎来持续性竞争性挑战。

“贸易战”重在遏制中国产业和技术追赶

当前,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不仅存在于劳动密集型产品部门,也存在于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品部门。随着新一轮全球高科技竞争的全面开启,以及“中国制造”正引领出口结构从一般消费品向资本品升级,对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贸易摩擦将会常态化。

目前,中国外贸出口中机电产品已经占了半壁江山,大型单机和成套设备出口成为亮点。除高铁和核电外,中国制造在其他领域的出口也表现出了较强的竞争优势,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出口增长保持了较高水平。

由于装备制造业多属于知识与技术密集型,作为发展中国家,尽管中国机械设备技术与国外技术设备仍存在差距,但中国这些产业的升级也加剧全球价值链上游国家之间的竞争与冲突。特朗普不仅在贸易政策,也在产业政策和宏观税收政策全面阻止中国的“技术追赶”。

需要为打“持久战”做好长期战略准备

回顾历经20多年的美日贸易战的历史过程,随着日本产业结构的演变,美国沿着“纺织品——钢铁——汽车——半导体——电信业”产业与其日本打贸易战。

以半导体产业为例,上世纪80年代,美国半导体产业试图在全球范围构建自己的生产体系。此后,随着技术成熟化,美国产业链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以及日本等国家的加速追赶,美国半导体的优势地位逐渐消减。

特别是以日美半导体收支逆转为契机美日贸易摩擦激化,进而演变为美日半导体战争。

美国以反倾销、反投资、反并购等手段进行贸易保护,迫使日本签订《美日半导体保证协定》。

并于1989年签订《美日结构性障碍协议》。

日本承诺部分开放市场。

然而,部分市场开放并未满足美要求,美方于1993年再次要求日本进一步开放市场遭拒,并再次祭出“301”制裁迫使日本以全面开放市场换取贸易冲突平息。

至此,美日之间长达近20多年的“贸易战”才告一段落。

我们不希望这样的历史再次重演,但全面遏制中国崛起及产业追赶的目标,美国也不可能放弃,中国不想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中国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战略准备。目前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将这次危机转化为自身改革的强大动力,在核心知识产权领域发展不可替代的技术优势,打赢“贸易战”,归根结底要靠国家“硬实力”。

(中国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张茉楠)

相关新闻: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据参考消息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7月17日报道]题:战争中最致命的五种化学武器(作者国际战略研究所防止核扩散与裁军项目副研究员迪娜·埃斯凡迪亚里)

现代化学武器是一战期间被引进战争的,目的是打破堑壕战的僵局,但化学武器受制于地形和天气条件。随着武器的日益精准,化学武器的战术优势正在下降。今天,它们的可怕后果,远大于它们对战场胜利的贡献。它们的随意性和不可预见性,以及有些时候造成的可怕后果,使它们成为一种让人恐惧的强大武器。

以下是最致命的五种化学武器:

毒性最强:VX毒剂

VX是一种有机磷化合物,属于神经性毒剂,它作用于神经系统的神经脉冲传导。它是一种无臭无味的油状液体,呈微黄色。

VX毒剂是英国人在上世纪50年代初发现的,它之所以威力强大,是因为它是一种持久性毒剂。一旦被释放到空气中,它挥发起来很慢。在正常的天气条件下,挥发需要好几天;在非常寒冷的天气,可持续数月发挥作用。VX气体的比重大于空气,这意味着,它被释放后,会下沉到地势较低的地方,造成更大的伤害。这些特性使VX成为一种有效的区域拒止武器。

VX还是一种快速起效的毒剂。人接触毒剂后仅几秒钟就会出现症状,包括流涎、瞳孔收缩、胸闷等。像其他一些神经毒剂一样,VX作用于控制身体腺体和肌肉的酶。当这种酶被阻断后,分子持续刺激肌肉,肌肉在不停地痉挛后疲惫。最终,窒息或心脏停止工作导致死亡。虽然接触毒剂的人有可能被救活,但即使微小的剂量,也可能致命。

最近使用:沙林

沙林(又称GB),是一种易挥发的神经毒剂。大头针头部大小的一滴,就足以迅速导致一名成人死亡。它在室温下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但遇热后可迅速挥发。沙林被释放后可迅速在环境中扩散,造成迅速但短暂的伤害。与VX类似,中毒症状包括头疼、流涎、流泪,接下来是肌肉逐渐麻痹,甚至死亡。

沙林是1938年一些德国科学家在研究杀虫剂时偶然研制出来的。日本奥姆真理教信徒曾于1995年在东京地铁施放沙林毒气。要使沙林造成的伤亡最大化,不仅需要以气体形式施放以使它的微粒足够小,容易经肺部吸收,还必须让它足够重,不会经呼吸再从体内呼出来。因此,沙林不太容易被制成武器。

最流行:芥子气

这种毒剂因特有的腐烂芥末、大蒜和洋葱气味而得名。它属于发疱剂,作用于人的眼睛、呼吸道和皮肤。当皮肤暴露于芥子气时,在数小时内会红肿、灼痛,接着形成大水疱,最终导致溃疡并留下严重疤痕。眼睛暴露于芥子气数小时后会肿胀、流泪甚至暂时失明。人吸入或食入这种毒剂后,会打喷嚏、嘶哑、咳血、腹痛和呕吐。

芥子气的杀伤力极强,并且化学性质稳定、效力持久。它的比重是空气的6倍,可以在靠近地面的位置停留数小时。这使它成为对付战壕里的敌人的有效武器。

最危险:光气

光气被认为是目前最危险的化学武器之一。1915年12月19日,德国向英军投放了88吨光气和氯气混合气体,导致120人死亡、1069人受伤。这是光气首次在战场上使用。它的毒性虽然不像沙林或VX那么强,但它更容易生产。

光气是一种窒息性毒气,作用于肺部组织。接触几分钟后出现的中毒反应包括咳嗽、窒息、胸闷、恶心、并伴有呕吐。

光气常温常压下为无色气体,有轻微的腐草味。

最易获得:氯气

上个月,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核查人员宣布,叙利亚在多次战斗中系统地使用了氯气等化学武器。这让人们对美俄关于消除叙利亚化武的协议产生怀疑。

氯气是一种方便获得的工业化学品,可用于很多和平用途,包括纸和织物漂白、杀虫剂生产、饮用水和泳池消毒等。叙利亚去年10月公布的首批化武申报清单中没有出现氯气,它没有与其他化学武器一起从叙利亚转移。虽然具有双重用途,它仍是《化学武器公约》中禁用的化学武器。

氯气是一种黄绿色气体,有强烈的漂白剂气味。像光气一样,它是一种窒息性毒气,可导致呼吸障碍,造成身体组织损伤。氯气易压缩为液态,从而便于运输和储存。虽然威力不如其他几种化学武器强,但由于方便生产和伪装,氯气同样是一种危险的化学武器。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